網起一些無端端冒出來的聲音,沒什麼可讀性

這沙漠的風

走吧
帶著那朵綠色康乃馨
陪我去海邊看鯨魚
頭腦中風暴黃沙滿天
懸崖上只有鹽粒的味道
聽啊

鯨魚以為無人聽到的聲波
卻變作海浪 海浪把它教給風
這沙漠的風 就有了鹽的味道

潮濕地親吻你手中的
綠色康乃馨

——–(2022.11.04)

蒙面跳舞

你的文字落在我背後
我便顫抖
在黑暗中搖晃 節拍繾綣
脊骨如鎖繩
傾訴聲清脆
在黑暗中摸索你的過去
蒙著面 六八拍
問這副 軀殼是 誰軀殼
怎麼會 滯留在
這被遺棄的時空
被想斷未斷的情感圍剿
這卻是我的天國
踏出每一步都有回響
其實每一步都踏錯了
其實會不會都麻木了
才學會笑呢
——–(2022.11.14)

多少年後

那片火燒出的灰終於被中和
長著不太康健的草葉 在風中搖顫
醫治不好 不瞑目的雙眼
已滲進每一個刻字
多少年後 黑洞洞的雙眼
會從中浮現
點燃氣數已盡的草葉 風中有嘆息聲
多少年
——–(2022.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