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起一些無端端冒出來的聲音,沒什麼可讀性

二手感情

你說
我不過學著她的樣子愛你 讓人發笑的笨拙表演 拙劣演技
都知無法令你滿意 緊張維護這段二手感情
亂了幾床被枕 氣味卻還生分 是什麼遊戲
哪敢奢求獨享溫柔 但求租借半日肩頭
水浸過衣衫不再泛黃 水帶走污漬潔淨如新
一手應當痛錫 二手值得憐憫
假裝看不懂那眉目倦意 微笑詢問你明日何打算
我都可以放低 求你不要離席
求你不要離席

雙生

原來人可以拿自己開刀做示範,把傷口切開講解構造
於是自願地,一個,揮刀切開另一個
第一次以這鮮血淋漓的方式相擁著

天青

慢慢煉化 道場中 天下一人
這鶴頂紅可否入香
潛入汝窯的開片 暗渡陳倉
天青既遺落舊城 和夢也新來不做
炸開 濺落湖面 有幾片杏花
公無渡河

偶像

心甘情願地 沉在你的萬象裡
你在目光可及之處 我不需要別的神明
如此渺小地 沒在潮水裡
沉下去 升上去 我變作另一條河流
血液中流淌著你的四方

不淨觀

路上行走的色相 是未煉化的白骨
生與死之間 慾壑難填
笑好似服刑未滿 在窄逼的室內挑
掀起段音波 滅了又添
擊打在神經上 疼痛慾裂
坍塌下來埋了幾世的我
還有幾千不同色相的白骨 來送我歸天

無題

在清醒與混沌之間我 想
你也曾到過這裡嗎

語言的交點

幾十億條聲帶拉扯出千變萬化無奇不有的聲
放大看是否也有冥頑不化的交點:
貪,兩具肉體摩擦到高潮釋放
嗔,青筋衝入微紅的眼白咆哮
痴,於無明中無他人見的眼淚
啊,啊,啊

上月電影票

你我戀情 止於四方街道 不出港島 不到元宵
手執過期電影票 放映結束 沒有留低需要
生吞回心臟靜待毒發穿腸 心思細密密箍緊又加損傷
有車穿過 剪斷遠處的霓虹燈
我尚有知覺 哪裡有妙藥
誰不想瀟灑漂亮 像去年夏天那樣
誰不想互道晚安 像最重要的那樣

Sunday, April 19th, 1:16 am. 2020.

我未曾讀詩
字的非正常連接 創造異世界的魔法
嘴唇顫抖著 金屬筆尖與它 呢喃合唱


我的眼聚焦不到它的無關
我的臟腑等不到被刺穿
我的額頭抵在細菌安居的地毯上
地毯有我手的餘溫
我的吉他像扭來扭去的紅色的貓
我有貓
我影住自己的相 拿著長方形玻璃與合金反覆觀看
我有自己
又或者
我把自己自長方形玻璃與合金上傳
自己的自己就所剩無幾
熄了的黑色玻璃倒映出我的臉
我不聚焦的眼望著尚未被上傳的自己

煩呀

那麼多人搵你傾心事
多一個我有什麼意義
鬥氣說你偽善 你為什麼不生氣
痴L線 才半夜念念你名字
是愛嗎 但又尋不到樂園
是幅畫 白得看不到墨點
要奇蹟 先至會記得我吧
竟未戀 已失戀

萬般帶不走

增長了皺紋 縮短了永恆
萬般帶不走 唯有
疤痕隨身 傷痕隨身
遺憾隨身 記憶太沉
有把人釘在某個節點的架勢
先生 教我怎麼不承重
如何真的 也無風雨也無晴
讓心老去的速度可以慢過肉體的衰老
壽數是不是詛咒 又或是負債
–(2022.07.22)

既然我們都是大爆炸後的塵屑

既然我們都是大爆炸後的塵屑
我們會不會(會不會)
上上上上上世也寄身同一星球
我又會不會(會不會)
在原子質子夸克暗物質的海洋裡巡遊
撞見過你的光芒
你又會不會(會不會)
流淌過我的星雲 親吻過我的虛空
會 不會
軌跡只得那一次交錯

既然別來無恙重感冒亦也痊癒
夕陽會不會(會不會)
靜靜靜靜靜地冷卻後院的那顆樹
白水會不會(會不會)
因不同陰陽離子電解質而有了不同的味道
結果了不同的冰
沉默會不會(會不會)
潛伏進木欄的縫隙 滲透進我的喉頸
會 不會
軌跡只得那一次交錯
— (2022.08.01)

假如你們看到雲

也許, 不要讚美夕陽
讚美肌膚上最後一呼吸的溫熱
讚美火光把臉燒出的一片暖黃
讚美消失前滴落的最後一滴血
是世界闔上眼前的
絢麗。
–(2018.06.21)